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只判20年?陈世峰下跪,江母大喊:“不接受!”这一声,全场沉默
只判20年?陈世峰下跪,江母大喊:“不接受!”这一声,全场沉默

最英国 2017-12-19 10:44:12

江歌案进展,仅判20年?

今天,12月18日,距离留学生江歌遇害开审已经整整6天....内的曝光率不

而同时,这也是此案开审第六日,

今天早上,法庭判决有了最新答复:

日本庭审决定求判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!

这也是检方最终提出的量刑意见!

主要原因如下七点——

1、陈世峰行为恶劣,江歌脖子上有12处伤口,主要伤口从右到左刺透,深度达6.5cm-8cm;

2、杀人动机强烈;

3、陈世峰行为自私;

4、给社会带来恶劣的影响;

5、陈世峰是有计划性的杀人行为;

6、刘鑫开门的话,检方推测也会强制开门,杀了刘鑫;

7、行为具有报复性,没有悔恨,道歉只是形式上的。

而江母一直期待的死刑,则无疾而终......

早上10点40分,在知道这样的判决求审,

陈世峰做完最后的陈述后,向江妈下跪,江妈大喊一声:

不接受!

这一声,让全场都沉默了......

此案将会在20号做宣布,据悉,法院最后判决将可能更少,求刑已经是最严厉的惩罚。而对此,我们突然语塞,只有为大家陈列出这场近6日的拉锯战过程...(以下摘录自网易)

第五日

12月15日,江歌案庭审进入第五日。

今日庭审流程内容和昨日下午一样,是对本案被告人陈世峰的讯问。江母今日出庭念陈情书。然而在上午第一阶段庭审过程中,当辩方律师在问到陈世峰的赔偿意愿时,法庭现场突然发生意外状况导致紧急休庭。

今日庭审持续半天,是该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426号法庭的最后一场庭审。

12月14日庭审还原画。(来源:澎湃新闻)

庭审要点:

1 15日上午庭审第一阶段,谈及陈世峰对受害人家属赔偿的事宜,此时江歌妈妈情绪激动晕倒,致紧急休庭。

2 庭审第二阶段,陈世峰接受了法官、检方、受害者代理律师、辩护律师方、陪审员五方的讯(提)问。其中,检方讯问26个问题,主要关于陈世峰作案后的系列行为。

3 庭审过程中,受害者代理律师念了江歌妈妈写的一封陈情信。江歌妈妈称:“我不觉得他在反省。”

上午 8:30

第五日庭审于北京时间上午9点(东京时间上午10点)开始。

首日庭审时,在东京地方裁判所门外排队等待抽签的民众。(来源:人民网)

今日排队等待抽签的人数比昨日(180余人)略多,进入旁听的人数依旧为33人。

庭审第一阶段 江歌妈妈情绪激动晕倒致紧急休庭

在谈及陈世峰对受害人家属进行赔偿事宜时,辩方律师提醒陈世峰说“你应该尽可能地赔偿受害人的家庭”。

在庭上,陈世峰表示作案后想对江母进行经济赔偿,江母拒绝了。

陈世峰说,“我犯了这么大的罪,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赔一条命。如果可以,我愿意尽全力赔偿。”

当听到这句话时,江歌妈妈突然情绪激动,她说:“还我女儿,用你的命来赔!”检察官请江歌妈妈尽量控制情绪,江歌妈妈继续说道:“还我女儿!”

开庭前一个月,11月18日,江妈来到东京女儿遇害地点附近探望。(来源:新京报 局面)

随后,江歌妈妈用手捂住胸口,她在椅子上向后仰的时候晕倒,黑色发卡掉在了地上。

法官宣布紧急休庭,3名医护人员进入庭内为江歌妈妈进行紧急治疗。

庭审第二阶段 陈世峰接受讯问 描述案发过程

庭审第二阶段,陈世峰接受了法官、检方、受害者代理律师、辩护律师方、陪审员的五方讯(提)问。

其中,检方讯问了26个问题,主要关于陈世峰作案后的系列行为。

陈世峰在庭上供述:刺杀江歌时,(她的)血喷得很厉害。(自己)当时身体在打颤,蹲下来的时候下面全是水,尿了一裤子。

陈世峰陈述,他持续行凶的时间“不超过10秒”,那一刻“感觉世界特别安静,耳朵什么也听不见,外界的一切都进不到我身体里,自己像是在飘”。

今日庭上还原画,图为陈世峰。

陈世峰供述案发后行踪

1 关于凶器

据陈世峰供述,作案之后他离开江歌寓所,把刀具埋在离江歌家50米左右的一处施工现场。但警方根据陈世峰的描述至今并未找到这把凶器。

“刺了后(刺伤江歌),刀刃埋起来了。当时看不清楚很暗,在附近50米的地方,看到有一堆土,便走过去准备把刀刃埋了……”

2 作案后行踪

陈世峰表示埋了刀之后,在工地现场呆坐了30秒,然后从包里拿出换洗衣服穿上后就回家了。

“在埋刀的地方冷静了30秒,想起包里有衣服就马上换了。”

陈世峰供述,由于非常慌张,自己还弄反了方向。

陈世峰供述,案发后当晚的凌晨,在快到家时,他脱了鞋,把鞋扔在了回家的路上,光脚回家。

3 处理案发时所穿戴的衣物、背包

11月4日,陈世峰将作案时所穿的裤子和帽子扔到家楼下垃圾场。

11月5日,他把作案时背的双肩包扔到了上野公园。

陈世峰分三次在三个地点处理案发时穿戴的衣物。

检方提问:行凶时的衣服你回家后用洗衣机洗了,晾在家里的衣橱里,为什么?

陈世峰反驳:我的屋子整个被警察包围了,你觉得我能出去吗?

上午 11:19

陈世峰: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

陈世峰供述,在被捕之后,曾先后四次给江母写道歉信。分别是在2016年的12月,以及2017年的5月、8月和11月,但这些道歉信一直没有寄出去,律师称不适合在当时给江母。

陈世峰供述,案发后曾想让爸妈代替他去谢罪,但国内的网上公布了他的个人信息,于是陈父陈母不敢露面。

上午 11:24

陈世峰质疑证人案发相关证言,被法官打断。

陈世峰在供述中称,关于门锁一事,他很好奇为何刘鑫在案发后的供述和后来的不一致。他表示,刘鑫在警车里的供述是案发刚经过不久的事,一定是最真实的。

可后来刘鑫又说门没有锁,没有关门,再后来又说不记得了。“这么大的漏洞,为什么没人去注意!”

法官打断他说,这里不是你表述意见的地方。不许这样回答问题,要回答提问。

中午 12:17

江母念陈情信,翻译官哽咽

庭审过程中,受害者代理律师念了江母写的一封陈情信。

信中提到了江歌妈妈作为单亲母亲抚养孩子的不易、江歌是个怎样的孩子,以及江歌未来在日本的打算。

现场氛围被这封陈情信感染,旁听席中有不少人不住点头,哭泣声不时传来。法庭女性翻译官在翻译这封陈情信的过程中一度哽咽,一位女性陪审员落泪。

中午 12:22

江歌妈妈:“我不觉得他在反省。”

江歌妈妈在庭上陈述,称自己认为,陈世峰完全没有反省,他的家人也从来没有一句道歉。

“我只觉得他在演戏。他中文只说了三个字,对不起。我不觉得他在反省。”

江歌妈妈表示,现在已征集到450万人签名,要求判陈世峰死刑,希望法庭严惩。

第四日

14日上午庭审:陈世峰回答法官90多个提问

14日上午庭审,陈世峰回答了法官提出的90多个提问,澎湃新闻记者挑选了几个重点问题进行整理。

1,陈世峰案发当天去洗衣服的情况

法官询问:为什么只带4000元日币?

陈世峰回答,为了不带钱包,就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日币,只是为了洗衣服。辩方律师想以此证明这次出行是没有计划性的。

2,关于乘坐公交却没有使用公交卡的问题

陈世峰在当天使用了公交单程票,因此行踪没有记录。他在庭审中表示,因为公交卡在钱包里,当天没有带钱包,所以买了单程票。

3,当天为什么要去江歌家?

陈世峰回答,是为了和刘鑫缓和关系,通过和江歌聊,想要江歌能够帮助自己。

4,如何发生的冲突?

在什么时候去找刘鑫的问题上,陈世峰做了详细的回答:他在三楼等待的时候,看到了刘鑫先行进入家中,然后在江歌准备进门的时候,他才去找的江歌。在江歌半个身子进门还有半个身子在门外的时候,他上前轻轻拍了一下江歌,江歌发出了“啊”的一声,陈世峰就捂住了江歌的嘴,示意她保持安静。此时刘鑫在屋里问,“三叔你怎么了?”陈世峰说自己着急,捂住了江歌的嘴,又抓住了她的脖子,想要把她拉到三楼。此时江歌就抓了陈世峰的脸和脖子。

陈世峰说,这个过程中,门一直是处于半开的状态。

4,在江歌家门口的情况?

陈世峰说,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,说了一句“江歌你坚持住我害怕”,但事后陈世峰想了一下,当时刘鑫说的应该是“你接住”而不是“你坚持住”。

5,刀是哪来的?

陈世峰说,白天他曾在刘鑫打开包拿钥匙的时候,在她的包里看到一个东西,当时没看清,后来回想起来,觉得是刀。

6,关于威士忌就的问题

陈世峰回答,自己曾经在刘鑫住的地方看到过酒,刘鑫当时告诉自己,这个酒是江歌的,所以他就以为,江歌爱喝威士忌。所以他就买了威士忌,想通过和江歌喝酒聊天的方式来缓和关系。法官还问陈世峰,为什么买酒用了三分钟?陈世峰回答他对酒并不熟悉。

7,法官问陈世峰为什么会在三楼?

陈世峰回答,因为刘鑫告诉他,江歌在居酒屋打工,晚十一点才到家。他知道刘鑫十一点下班十二点才到家。他想在刘鑫回家之前就见到江歌。当天一直到了十二点他也没见到江歌,他担心刘鑫先回来就躲在了三楼。

8,眼镜的问题?

陈世峰回答当天没戴眼镜,检方认为他不戴眼镜可以隐匿行踪。对于如何看清刘鑫和江歌的问题,陈世峰回答因为在白天见过她们,一个全黑一个全白,非常显眼。

9,法官问,如果你想杀刘鑫,你会怎么做?

陈世峰回答,我会在二楼门口的地方,在刘鑫要进门的时候。所以我没有想要杀刘鑫。

第三日

刘鑫出庭作证!

中国留学生江歌日本被杀案在12月13日进入庭审第三天。因陈世峰的证人未能按时出庭,上午的庭审只进行了20多分钟就结束了。陈的律师提出30项辩护理据,其中包括:江歌寓所附近有5家刀具店,邻近的新宿也有3家。辩护方还是想强调,刀具是刘鑫递给江歌的,不是陈世峰的。

刘鑫将于日本当地时间下午13点15分出庭,接受检方、辩护方和法官的问话,但是会在隔离的房间内,不会直接面对其他证人和受害者家属,也不会直面旁听人员公开露面。据微博上一位自称刘鑫律师的人表示,刘鑫的精神不是很稳定,有抑郁症的征兆,所以才采用这样的方式。

关注点1:刘鑫锁门了吗?

据陈世峰的律师说,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,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。

检方公布了警方当天接到的报警电话录音,录音中,能听见清晰的门铃声一直在响,同时伴随着悲鸣声。为了避免引起不适,检方还对悲鸣声进行了特殊处理。

打报警电话的刘鑫显然非常慌张、害怕,断断续续地说除了江歌的地址,和“我害怕、快点来”。录音中,警方问刘鑫:“你锁门了吗?”刘鑫在电话中用日文回答:“是的。”

这与刘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显然是矛盾的。刘鑫曾说自己并未锁门,并且不知道屋外所发生的事情。

关注点2:刺死江歌的那把刀,是刘鑫递的吗?

被告陈世峰在法庭上否认部分罪行,认为自己是杀人未遂罪,并陈述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,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。

至于刺死江歌的那把刀,究竟是陈世峰随身携带,还是刘鑫递给江歌的,控辩双方各执一词。

刘鑫出庭作证,将是本案关键。

12日庭审要点回顾>>

江歌妈妈江秋莲出现在庭审现场,捧着江歌的照片。江歌妈妈向法官宣誓时,陈世峰直视江母三十秒。

陈世峰出庭,仍然面无表情。

1、 江母称江歌表示不想和刘鑫一起住

江妈描述称:当天下午陈世峰来到江歌家门外,刘鑫让江歌回来把陈世峰赶走,江歌赶回家并让陈世峰离开,陈世峰说“你凭什么管我”,江歌说:“这是我家,我当然要管了。”

江歌在与江妈聊天时曾表示有点不想跟刘鑫一起住了。因为刘鑫不买家用消耗品,不做饭、不打扫卫生也不丢垃圾。

2、 刘鑫和陈世峰的关系

根据刘鑫的供述做的调查,刘鑫认识陈世峰是在学校,觉得陈世峰的课堂发言很有想法,于是被他吸引,2014年开始交往。

2016年8月,刘鑫跟陈世峰吵架。因为刘鑫要睡觉,但陈世峰还不想睡觉(因为他想要发生关系),但刘鑫拒绝了,陈世峰就推了她一把,叫她出去。于是刘鑫就在外面朋友家住了一晚。刘鑫把自己跟陈世峰的事情多少有向江歌分享,江歌有劝她不要再跟陈联系。

2016年10月份,刘鑫拒绝与陈世峰复合,陈世峰拿刘鑫内衣照片威胁。

11月2号案发当天下午14:50,刘鑫单独在家,门铃被按了两次,刘鑫用微信联系江歌,江歌说不要开门。随后江歌回来了,刘鑫听到江歌在门口说:你为什么在这,这里是我家。刘鑫觉得是陈世峰来了,江歌家的住址暴露了。

陈世峰曾在临近中秋时试图给刘鑫送月饼,刘鑫不要。刘鑫向检方陈述时怀疑是在这次事件中,陈世峰知道了江歌和刘鑫的住处。

刘鑫曾让打工店的林某假扮自己男友,以便拒绝陈世峰希望复合的请求。

陈世峰在事发当天下午给刘鑫发微信,称“我失去你,感到很难过,你总是让我做很艰难的选择”。刘鑫回应称:你放了我吧,你都威胁我了,我不可能和你复合。

3、 凶器来源:陈世峰否认刀是自己带来的

检方关于凶器呈上证据:

江歌身上没有水果刀(凶器)的刀鞘部分。案发当天上午10点多,陈世峰借过学校一个房间的钥匙,检方称行凶所用的刀此前放在这个房间的茶柜里。陈世峰所在研究室的导师称:自己曾经买过这种刀,但没有拆开包装。

4、 报警录音公布:刘鑫承认锁门

现场播放了刘鑫的报警电话,打报警电话的时候刘鑫非常慌张,很害怕,断断续续的说江歌的地址,和我害怕、快点来。

警方共接到3通报警电话,第一通和第三通都来自刘鑫,第二通来自一位名叫“小北”的邻居。

警方问刘鑫你锁门了吗?刘鑫回应称“はい”(日语“是”的意思)。

5、邻居的供述

他打开门看看到江歌倒在地上,一个男的蹲在旁边两手捂住江歌的脖子。但邻居是外国人,以为他们是喝多了,看了三秒钟之后觉得一直盯着不太好,就关门了。但邻居的同居者又去看了,发现情况并不简单,于是返回房间,通过阳台敲隔壁日本人的窗户,希望隔壁日本人能够报警,但日本人拒绝了。

一位案件的旁听者表示,“下午三个小时,是她(江歌的)妈妈最难受的三个小时。因为(庭审中)一直在反复讲她每一个伤口的情况。

她妈妈几次趴在桌上哭。我也注意到陈世峰的表情,他应该也受到了(良心的)谴责吧。他咬着牙低着头,他自己也不愿意看屏幕上那些伤口。”

这一快讯已抵达,网络立即掀起热潮:

这已经是日本法律的极限了,日方检方表现水准很高了。

有仇人就请他去日本旅行,完事后说不准只要10年。

才20年,江歌都不止20岁啊!

最让人无奈的是,一位资深网友称——法院判决会更少,甚至不达20年。有人预测事实服刑只会是8-12年。

一位网友说,原来日本杀人的成本这么低?

一个问题问得大家无言以对.........对此,你怎么看?

最后,附上一位现场听友的感想——

案件已经收尾,

这声道歉,何时能够听到?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

南京扫码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南京市建邺区集庆门大街北侧、江东路西侧、燕山路东侧、福园街南侧万达广场西地贰街区16幢809室